全国服务热线:4001-100-800
媒体聚焦

华新破解“垃圾围城”

2013-05-10690次
 垃圾围村、垃圾围镇、垃圾围城的忧患,困扰着“美丽中国”的梦想。
  为整治农村环境,火热的“万名干部进万村洁万家”活动在全省铺开,但花大力气收集起来的垃圾何去何从?
  三峡蓄水后的大量漂浮物如何处置?
  城市污水处理厂产生的含系列重金属的污泥如何消解……
  故事,从一片“毒土地”说起。
  治愈把人熏晕的“毒土地”
  汉阳赫山,武汉农药厂原址围墙高耸。
  3月28日,记者来到现场,见三台挖掘机正在作业。“要是去年来,会闻到阵阵农药味。”一位路过的女士皱眉介绍。
  7年前,这块地以4.055亿元价格拍卖给一家房地产公司。而当地基开挖时,工人却被农药熏晕。政府不得不退还开发商土地款,还赔了1.2亿元。
  原来,这片200多亩的土地受农药污染严重,主要污染物为有机磷、有机氯农药,即滴滴涕和六六六,平均污染深度1.8米左右,局部最深达9米。
  令人忧虑的是,这片地周围,新建的居民住宅鳞次栉比。
  谁来治愈毒土地?
  华新环境工程(武穴)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胡纪寿说,根据污染物特点,赫山地块使用了两种方法进行修复,七成多污染土壤运至该公司水泥窑焚烧处理,两成多在现场用生物化学还原技术处理。“农药去除率可达99.99%以上。”胡纪寿说,他们自主研发的烘干粉磨系统2012年2月29日投产入窑,设计能力50吨/小时,日处理能力为1000吨。经粉磨烘干脱毒处理后的污染土可以喂入水泥窑,替代50%以上的硅质原料。
  目前,武汉农药厂原址产生的40余万吨污染土,武穴厂已处理了一半。
  4月2日,华新“水泥窑无害化和资源化协同处置污染土工程技术与应用”项目,通过了由湖北省科技厅组织的重大科技成果鉴定。专家组确认,该项目应用的“热质均衡系统技术”属国际首例,整体技术水平达到国际领先水平。
  消化三峡库区漂浮物
  “有些什么环保项目可以做?”“去试试三峡漂浮物!”
  2008年,华新四处寻找环保项目突破口,省环保厅的建议让他们眼前一亮。
  当时,大量漂浮物顺江而下,堆积如山,严重威胁三峡大坝发电安全,威胁库区水环境。“天天派人打捞,捞起来填埋仍是污染。”漂浮物曾让三峡总公司深感头疼。
  2009年7月23日,华新在三峡大坝上游50公里的地方选址,建成一条日产4000吨水泥熟料生产线,并投资5000万元配套建设漂浮垃圾处置项目。
  这是一条精心设计的流程:打捞起来的漂浮物进入处置车间破碎,以便颗粒大小满足技术要求;转移至露天干燥厂或送至窑底,利用水泥窑余热降低漂浮物水分;最后进入分解炉内处理。
  3年来,华新共处理三峡库区漂浮物20万吨。
  吃掉污泥不留渣
  华新对污泥的关注,源自宜昌市创建国家级环境保护模范城市。“能想办法处理污泥吗?”2008年,正处于模范城市验收攻坚阶段的宜昌市向华新求助。
  这是城市发展中的共性问题。
  在处理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过程中,污水处理厂沉淀下来的污泥,通常办法是填埋,但其中的重金属和病菌容易产生二次污染。“给我们三个月时间。”华新挑起重任。
  吃进污泥,吐出水泥。华新研发出将污泥脱水制成水泥替代原料的新工艺,解宜昌燃眉之急。在水泥窑1400多摄氏度的高温煅烧中,污泥所含病菌被杀死,重金属则经过一系列物理和化学反应,固化在水泥熟料晶格中,不会对人体、环境及水泥质量产生影响。
  由此,华新处理污泥声名大振。
  去年8月,紧贴武汉龙王嘴污水处理厂,投资2200万元的华新武汉污泥生态处理工厂投产,日处理240吨污泥,约相当于武汉市每天污泥产生量的34%。“眼下不赚钱,但这既是水泥行业转型发展的需要,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。”该厂厂长江涛说。
  把生活垃圾吃干榨尽
  华新落户武穴,与当地村民一场抗议有关。
  当年,田镇垃圾填埋场被填满,武穴市决定在20多公里外的四望镇新辟一个填埋场,不料遭到附近村民坚决抵制。
  垃圾下乡、简单填埋,显然不是长久之计。
  四处寻觅中,华新进入武穴市领导的视野。
  2010年1月,武穴市政府与华新签署生活垃圾处置合作协议,共同投资兴建日处置能力350吨的生活垃圾预处理工厂。
  2011年4月,这个无害化垃圾焚烧示范项目在武穴投入运行。
  “水泥窑内烟气和物料温度最高分别达到1750℃和1450℃,二噁英排放大大低于目前国际上最为严格的欧盟标准。”该厂中控室主任卢佳说。
  眼下,武穴每天为该厂送来200吨左右的垃圾,蕲春送来近100吨。
  链接一
  两问华新新技术
  1、垃圾变水泥,品质怎么样?
  华新水泥助理副总裁王焕忠介绍,硅、铝、铁、钙、镁是水泥的主要成分,燃烧后的废弃物残渣中主要也是这些成分,只是比例存在差异。“调整不同元素的比例,就可以将残渣添加到水泥中去,同时保证水泥的质量”。
  他说,华新已参与起草《水泥窑协同处置危险废弃物污染控制标准》(国家标准),第三方检测显示,协同处置对环境没有二次污染,对水泥质量没有影响,操作环节对员工健康也无不良影响。
  2、变废为宝,会很赚钱吗?
  华新武穴公司胡纪寿说,废物可替代水泥窑10%~15%的燃料,各地也会支付华新每吨60多元的垃圾处理费,但不足以抵消每吨垃圾150元的实际处理成本。
  华新水泥总裁李叶青看重两点:一是作为百年老店,华新应当承担社会责任;二是尽管目前处理费用很低,但这个产业未来会有回报。
  链接二
  垃圾处理方式比较
  卫生填埋:处理费用以及对技术和工艺操作的要求较低。但要占用土地,若防护不到位,垃圾填埋场中产生的大量温室气体、有害气体和垃圾渗滤液会影响环境。
  堆肥:在西班牙、意大利等经济发达且国土资源相对充裕的欧洲国家,堆肥占较大比例。但我国由于堆肥机械设备技术水平较低,生活垃圾大都未经分选,垃圾中含有大量的碎玻璃、塑料、电池等各种有毒有害物质,生活垃圾堆肥产品的品质不高,肥效低,含有各类重金属,严重制约了垃圾堆肥处理技术的发展。
  普通焚烧:垃圾在高温焚烧炉(650℃~850℃)内进行燃烧反应,一般可使垃圾量减少70%左右,对地表水、地下水造成污染的风险较小,工程投资和运行成本明显高于卫生填埋与堆肥。
  我国生活垃圾中的含水率和灰渣含量较高,垃圾湿基低位热值仅有500Kcal/kg左右,不足以实现自主焚烧。实际处置过程中,往往需要额外补充燃煤。这种垃圾处理方式是不完全的,还有30%左右的底渣和飞灰需要进一步处理。如果焚烧中温度不稳定,极易产生二噁英、呋喃等有害气体,威胁健康。